美元“王者归来” 再掀市场风暴?+美元日元 - 外汇港

美元“王者归来” 再掀市场风暴?+美元日元

最后更新 : 2020/3/11 1:43:45  

  似乎历来当美元走强,其他国家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。

  2018年,美元的强势上涨引爆了新兴市场,土耳其、阿根廷等国陷入金融危机。2019年,尽管美联储暂停加息,但其他经济体的增长、通胀前景也同步放缓,这美元日元导致美元始终稳居高位,但至少并未持续走升,这对新兴市场已是好消息。

  然而,超低波动率的平静日子最近出现了波澜——美元开始冲破高位盘整区,向另一个高点进发。

  4月24日,美元指数收于98.1,创下2017年5月以来和触底88后重新走强以来的最高水平。3月20日以来,美元指数累计上涨了2%。与此同时,亚洲股市开始调整,人民币波动率也有所加剧,25日一度跌近200基点(bp),目前美元/人民币稳定在6.73上下,仍可谓是偏强的水平。

  值得探究的是,这轮美元走强背后的动因是什么?又将对金融市场引起何种连锁反应?人民币的相对强势还能否继续?

  今年以来,美元几乎没有丝毫走弱,持续稳定在95-96的水平,但低波动率持续的同时,交易员也在寻找下一步的方向。近期,似乎方向出现了一些苗头。

  “美国仍是少数几个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的主要国家之一,交易员蜂拥购入美国资产,标普500指数从去年四季度的低位(2346)反弹至2930附近。”某交易员对笔者提及。

  上周美元指数已形成一个巨大的“上升三角”形态,若拿下97.70关口,可能会在后市迎来一场大反弹。美元指数曾上破该区域,不过此后回落下跌。目前,美元指数维持在97.70附近。

  尽管美联储转为鸽派,甚至市场一度认为今年可能出现降息,这理应导致美元走弱,然而机构赐予了当前的美元“矮子中的将军”的称号——虽说美联储“认怂”,但其它央行也同步调低了对经济增长、通胀前景的预期,这就使得美元丧失了转弱基础。

  “我们认为美元被高估了,但美元持续抛售的催化剂缺失。美联储的鸽派应提供这种催化剂。可是,美联储变得温和的同时,世界上大多数主要央行都变得温和。”此前某大行交易主管也对笔者这么说道。

  近期,随着市场情绪好转,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大降。一些交易员称,目前暂时维持“美元见顶但走弱仍要较长时间”的观点,“现在看,英镑走强的时间点可能要延后,另外如果出现其它国家经济持续弱势、各国央行又开始实行宽松政策,那么对‘美元见顶’的走势可能就要重新评估了。”

  好于预期的基本面和上涨的美股是美元指数的主要支撑因素。例如,3月非农就业恢复正常,表明美国劳动力市场仍然稳健,零售销售同比、环比均强劲增长,改善了一季度美国GDP增长的预期。美国新屋销售创16个月最高,缓释了美国房地产面临的下行风险,油价持续上升对美国页岩油产业和美国整体通胀都有正向带动。在以上因素推动下,3月底以来美债收益率总体上行。

  此前,亚特兰大联储的GDPNow模型在年初时预计美国一季度GDP增速仅为0.2%,但此后已经调整为2.8%。尽管美国消费支出疲软,但是净出口的强劲将其抵消。这种反差再度强化了“美元逼空行情”。

  北京时间4月26日晚间,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,美国一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初值为3.2%,创2018年三季度以来新高,高于此前预期值2.3%,同时也较前值2.2%大幅回升。强劲的美国GDP数据公布之后,美元指数和美债收益率均一度上扬,但随后市场开始将注意力转向数据中疲软的细节部分——GDP数据超预期,但该数据是受到库存和贸易的提振,而这两个因素波动较大,库存激增和贸易逆差大幅缩小这两项都是不可持续的;与此同时,消费和固定投资均较第四季度有所下降。

  当然,先不看细分数据的疲软,至少目前市场已不像去年四季度那样预计美国经济会陷入衰退,而是逐步企稳。这至少已经是积极信号。

  同时,美股的强劲也带动了“吸金效应”。2018年12月以来,美股持续反弹。4月23日以来,强劲的一季度财报推动美股股指创历史新高,标普500指数朝3000点奔去。尽管盈利预期持续下调,但美联储暂停加息似乎为美股提供了估值扩张的动力。

  之所以美元指数强势冲高,这也与该指数的构成有关。由于美元指数中欧元的占比超过60%,而欧元近一年来持续突破新低,这也导致美元指数节节攀升。

  目前来看,欧洲货币,特别是瑞士法郎、瑞典克朗的疲弱是美元指数强势的另一推动力量。这主要反映了疲弱的经济数据和仍处于底部的欧洲基本面、悬而未决的脱欧问题。

  近期,欧元/美元已经跌破了3月低位(1.1175),并向关键支撑位1.1144跌去。这也是2017年6月的低点。欧元/美元从去年2月以来就开启了一轮猛烈跌势,近期并没有显现企稳迹象。

  “最后一段下跌走到了要决定方向的时候,欧元/美元要么就是经过前期的震荡,市场意见已经一致、迎来更大幅度的下跌,要么就是最美元日元近要给个确定的方案出来。” 交易员对笔者分析称。

  目前,欧元区经济疲软在持续。此前IHS Markit公布的数据显示,欧元区4月综合PMI初值录得51.3,服务业PMI初值录得52.5,均较上月有所回落,制造业PMI虽然小幅回升,但不及市场预期。特别是德国当月的制造业PMI虽然从上月的44.1回升至44.5,但仍处于收缩区间,而此前市场预期为45.0。这意味着,正在放缓的欧元区经济在第二季度依然没有显示出起色。

  同时,欧美经济数据之间的差距也有所扩大,这种差异也导致欧元持续对美元走弱。相较于年初,IMF近期分别下调2019、2020年欧元区增速预测0.3和0.2个百分点至1.3%和1.5%。

  所幸,人民币并未出现重大贬值,只是波动率有所上升。此前很长一段时间,人民币波动率维持低位,市场也预计,在贸易谈判未果前,这一状态可能会持续,而后波动率则会上升。

  近期人民币行情相对独立,始终维持在6.7上下,美元指数对其影响力在下降。虽然在一段时间的横盘后,近期人民币出现了几百bp的贬值,但交易员认为尚不能因短期行情就判断人民币会突破盘整区间,多数机构预计美元/人民币年底前的目标位在6.6-6.8。

  招商宏观提及,目前新兴市场面临的资本流动形势和基本面背景均较为乐观。在美元指数上升2%的背景下,人民币汇率和MSCI货币指数均仅下降0.4%,而中美利差已由1月18日低点的30bp回升至4月23日的83bp,人民币汇率指数保持在95以上的高位。这表明,此次美元指数的强势